房地產稅來了?阻力大到超乎想象
來源: | 作者:pmoca890e | 發布時間: 2019-03-11 | 58 次瀏覽 | 分享到:

3月5日,政府工作報告中關于房地產稅的最新表述是,“穩步推進房地產稅立法”。

3月8日,國家稅務總局局長王軍接受記者采訪,在回答房地產稅立法是否將在今年制定完成時,王軍同樣回答“穩步推進”。

可以看出,目前官方對于房地產稅立法的所有表態都立足于一個“穩”,但有很多人又開始喊“狼來了”。

每年房地產稅一經提出,便成為坊間討論的熱點,也在多次記者會上被重點“關照”。房地產稅滿載群眾期待,似乎已經駛上了立法的快車道。但這是否就意味著房地產稅已經塵埃落定?

探灵笔记神探辅助: 從提案到落地,究竟還有多遠?

探灵笔记小僵视频 www.mzgwu.icu 根據《立法法》以及稅收法定原則,對于稅種的設立、稅率的確定和稅收征收管理等稅收基本制度必須設立法律。房地產稅作為一個全新的稅種,勢必要經過嚴格的立法程序才能面世。

簡單梳理一下房地產稅的立法過程:

2013年中央首次提出房地產稅立法改革。

2016年3月,房地產稅法列入條件比較成熟、任期內擬提請審議的一類立法項目。

2018年9月,房地產稅再次列入一類立法項目。

今年兩會期間,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烏日圖則表示,目前相關部門正在抓緊完善房地產稅法律草案、重大問題的論證等方面工作,在條件成熟時,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初次審議。

此時,若從2013年開始算起,已經過去了6年??梢運?,為了政策設計的穩妥、周全,房地產稅的起草幾經反復、調整和修改。

理論上,一部法律的完整立法周期,要經過法律議案提出、法律案審議、法律案的表決和法律的最終公布四個步驟。若提案不成熟或者爭議較大,還會面臨撤回提案、暫不交付表決、終止審議等情況。

目前房地產稅立法工作仍停留在第一個環節。待到提請人大審議,由于牽扯各方利益,可以預料又將上演曠日持久的拉鋸戰。

現實中不乏這樣的例子,《物權法》的出臺就經過了人大常委會七次審議,歷時七年,期間還差點因為一封公開信中斷進程;《中醫藥法》的施行則更為曲折,2008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將中醫藥法列入立法規劃,2009年《關于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意見》明確要求加快中醫藥立法工作,2011年12月原衛生部向國務院報送了中醫藥法草案,期間歷經數次審議,最終于2017年7月日正式施行。

少有的立法時間比較短的法律則是《監察法》。一方面,其制定是處于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的大背景中,另一方面,《監察法》中的很多內容借鑒參考了已經成熟很多年的《刑事訴訟法》。反觀房地產稅法,顯然不具備這樣的基礎和條件。

對房地產稅的分歧

房地產稅的征收是收入的再分配,既關乎億萬群眾的切身利益,也關乎地方財政的“錢袋子”,各種分歧也是在所難免。

首先是制度設計。2018年6月,全國統一的不動產登記信息管理基礎平臺已實現全國聯網;2019年1月,新的個人所得稅專項扣除方法正式施行,住房貸款利息或者住房租金均可按規定進行扣除。

應該說,這些手段的應用以及規定的出臺基本為房地產稅的開征掃清了技術上的障礙。但是房地產稅制度本身的設計還存在諸多爭議。比如,征收房地產稅與繳納土地出讓金是否存在重復問題。我國實行社會主義土地公有制,國家是土地的所有權人,而個人以及企業僅擁有土地使用權。以個人購買住房為例,購買住房時需要繳納土地“租金”,即土地出讓金。但是房地產稅本質是一種財產稅,是對“擁有所有權”的房產進行征稅。對此,很多人提出異議,認為對“僅擁有使用權”的房產征收財產稅,缺乏法理依據。

另外,在一些地區還分布著數量不少的小產權房、福利房等。對這些房產如何進行制度設計,以實現最大程度的公平正義同樣值得討論。

其他容易產生分歧的方面還包括,如何確定征稅對象,是對兩套以上還是三套以上房產進行征收?稅率安排是定額稅率、定率稅率還是累進稅率?稅收優惠政策如何確定?不同地區之間房產價值評估如何進行?

各種問題不一而足,再加上利益相關者的攪局,這些都將困擾房地產稅制度本身的設計。

前任財政部部長肖捷在談到深化稅收制度改革時曾表示,要按照“立法先行、充分授權、分步推進”的原則,推進房地產稅立法和實施。房地產稅立法是一項系統性工程,牽一發而動全身,避免政策“一刀切”,也有助于穩步有序推進改革。

其次是政府態度。房地產稅設計初衷之一就是要理順中央的地方的財政收入關系,通過健全地方稅收體系,為地方政府培育穩定財源稅源,以逐漸取代日漸枯竭的傳統土地財政。但是另外一方面,目前經濟運行環境不穩定,中央層面也一直強調防范系統性風險,要把“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等六個方面擺在重要位置。很多地方嚴重依賴土地出讓收入和房地產產業,而房地產產業鏈條長,關聯企業多,影響力廣泛。一部分人會認為房地產稅的征收對于樓市是利空消息,從而沖擊房地產市場,形成不穩定因素。這在一定程度上也影響了房地產稅的立法腳步。

屢次喊“狼來了”是在穩預期

無論是因為立法程序還是存在的各種爭議分歧,短時間內房地產稅出臺的現實可能性不大,除非經濟形勢出現重大變化。而官方層面屢次提及,更大程度上是給民眾一個較為穩定的預期,以防止房地產市場暴漲暴跌對經濟平穩運行造成擾動。

2019年前后,苦熬過史上最嚴限購政策,經歷了幾年的短暫沉寂之后,部分一二線城市房地產市場又出現了一些新動向,似有山雨欲來之勢。

首先是限購政策出現松動。2019年初,外地居民補繳社??梢栽諍賈莼窆悍孔矢?。2019年2月,西安市進一步放寬落戶政策。而南京方面則修訂積分落戶規則,在房產情況方面,房屋面積每滿1平方米加1分?;褂幸徊糠秩艘蛭薰旱鈉諳藜唇狡?,即將獲得購房資格。

其次是交易成本降低。上海、深圳等地紛紛下調房地產交易中涉及的增值稅附加稅。合肥市也降低第二套房首付比例。此外,從三四線城市回流的資金、從近期股市解套的資金也似躍躍欲試。

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要因城施策、分類指導,以不斷改革完善住房市場體系和保障體系,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應該說,中央堅持“房住不炒”的決心從未動搖。但同時要警惕一些地方政府懷揣自己的小算盤,背離中央政策的初衷。對于一些地方政府,或者處于財政收支矛盾的困境,或者出于短期政績的考慮,往往有著強烈的推高地價的沖動。

所以,為什么過一段時間就會有“征收房地產稅”的消息,其實意不在“征稅”,而是“刷存在感”。

房地產稅還是房產稅?

部分專家學者在探討時比較容易混淆“房地產稅”和“房產稅”,不知其是無意還是有心。其實在政府的工作報告中已明確給出了說法:推進“房地產稅立法”,而不是“房產稅立法”。

實際上,“房地產稅”和“房產稅”是兩個不同的概念。房產稅的征收由來已久。新中國成立后,當時的政務院就頒布了《城市房地產稅暫行條例》。改革開放以后,又將城市房地產稅分為房產稅和城鎮土地使用稅,并分別制定了《房產稅暫行條例》和《城鎮土地使用稅暫行條例》。根據條例,房產稅是以房屋為征稅對象,按照房屋的計稅余值或者租金收入作為計稅依據。以個人出租住房為例,個人需按房租收入的4%向稅務部門繳納房產稅。目前的房產稅屬于地方稅種,也是各級地方財政的主體稅種之一。

而“房地產稅”則是一個全新的稅種。房地產稅作為一個綜合性概念,包括一切與房地產經濟運行過程中有直接聯系的稅收。包括但不局限于:企業所得稅、個人所得稅、房產稅、城鎮土地使用稅、土地增值稅、契稅等等。

房地產稅的出臺,將實現對現有財稅體制、稅收格局的重構,也是對收入再分配的重大調整,在歷史上,從來沒有哪次利益的重新調整是輕輕松松的。